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舞蹈系的女同学-校园激情
舞蹈系的女同学-校园激情
   我叫陈果,今年20岁。看着躺在怀里的女孩,我真的有些感慨,世事无常。 她叫秦娟,和我是高中同学。一年前我追过她,失败。 侧身从床头柜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,我装作不经意的说“当时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 她乖巧的点点头“我知道。” “那你为什么不答应我?”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“真要说?” 我点上烟,狠狠的吸了一口“说吧,又没事。” 秦娟咬了咬嘴唇,似乎下了个决心,说“其实我也不喜欢他。高考那么紧张,我需要一个人安慰我。他追我追的那么殷勤,而你呢?说是追我,却一点表示也没有。哦,我不是说你小气不送礼物。但你好歹自己和我来说一次你喜欢我嘛。每次都是家强他们几个在起哄,我怎么能知道你的心思。” “咳咳…这个…”我一想,好像是这样的。 秦娟说的他叫金恩南。当时他也在追秦娟,这孙子基本天天嘛事不干,蹲在我们班门口等着秦娟。我们班的男生都烦他。终于有一天,我和我们班另外俩男的把他摁在楼梯上揍了一顿。 这一架让我出了口气,却也把秦娟打到了他的怀里。之后的时间,我像斗败的公鸡,把头钻到了书本里。而他俩整天蜜在了一起。 时间一晃一年,我们读完了大一。 行李已经快递回了家里,我背着一个背包轻松地上了回家的动车,就在我拿着火车票找位子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人。秦娟! 诶哟卧槽!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。秦娟正看着车窗外拖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出神。我只是瞟了一眼便知道这妮子的样子没怎么变,依旧是那大大的眼睛,高高的鼻梁,精致的嘴唇,还有像极了韩国女星们动刀动出来的瓜子脸。很漂亮,我一直这么觉得。 再看看座位,正好坐在她的旁边。我勒个去,能不这么玩人吗??!! 不行,好歹是同学是不,我要表现的大气点,不然就尴尬了。于是我轻声问了声,“嘿,秦娟?” 只见坐在位子上的女生惊讶的回头,一看到我,更是七分的惊讶,三分的尴尬。但是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“啊啊,果哥啊,你坐哪?” 我不好意思的指指她旁边的座位“就这。” 她像是瞬间石化了,愣了好一会,继而露出夸张的笑容,热情的招呼我坐下。坐下后没扯几句,两人便默契十足的掏出手机,自顾自的玩了起来。 我插上耳机,听着歌,看起了小说。但是有个曾经追过而未遂的美女坐在旁边,我实在看不进去,以前觉得很有意思的小说像教科书般蛋疼。打开了微信百无聊赖的刷新朋友圈。突然屏幕上蹦出了一个名字----秦娟。我的心莫名的刺痛了一下。但是想了想又自嘲道“矫情个毛,这连前女友都不算。” 过了一会,图片刷新了出来。是一张这小妮子的自拍。 闭上眼睛,我的眼前浮现出她那乌黑柔顺的长发和银铃般的笑声,还有那双笔直细长,白的反光的大腿。偷偷的瞥一眼,果然是白的晃眼啊,一点都没变。 睁开眼,再仔细地看这条状态,我去,有内容啊。只见她的心情是这样的“失去某人,最糟糕的莫过于,他近在身旁,却犹如远在天边。” 我又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。这么露骨的表白,哥要是再不接着,那就对不起党,对不起人民了。恰巧耳机里传来了“要讨我的爱,好胆你就来…” “草!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。哥哥豁出去了!”我暗自思量道。 “你在哪读?”我开始故作轻松的找话题。 “省艺校,念舞蹈。”秦娟的脸竟然红了起来。 我继续追问,扯入正题“哟,舞蹈家…呵呵,你男朋友呢?” 她的眼神黯淡了一些,只说了一句简短的分了。 我面上表现出三分尴尬,七分惋惜“不好意思啊,我不知道…可惜了,不错的男孩。” 秦娟哧的笑出声来,“装什么装,你还打过他呢。现在又来说他不错。” 这回哥真是尴尬了“咳咳,那阵哥不是追着某些人么,那孙子当时属于情敌,是阶级敌人。必须消灭!”说着还表现出一副正义凛然的神情,大有舍我其谁的意思。 小妮子是真被逗笑了,笑了好一会。“你呢,你女朋友呢。” 我苦笑了一声“别提了,自从被某些人拒绝后,哥的桃花运一直惨淡。看来哪天是要去庙里拜一拜菩萨了。” “菩萨能保佑这种事么,直接把你变和尚了。” “那敢情好,哥去尼姑庵拜。” 扯了一阵,两人又沉默了。默契十足地掏出手机。 过了好一会,突然两人都抬头异口同声的说道“要不…” 秦娟脸一红,说“你先说。” 有戏,嘿嘿。于是我深情的拉上秦娟的手,无耻的说道“要不,咱俩搭个伙,你帮哥转转运。” 小妮子的脸更红了,把头埋到我的怀里,发出了比蚊子还小的一声“恩。” 顿时哥觉得车窗外的天空分外蓝,车内的空气分外清新,今儿个是个好日子呀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呀。哥儿们也奴隶翻身做主人了。这这,这也太快了,动车还没到家呢。 车上,我俩各自给家里打了电话,她说去同学家过夜,我直接说迟两天再回家。 一路闲谈,我的手也不怎么老实,一会这摸摸,一会那蹭蹭,加上本来就是同学。下车时,我们俨然是谈了很久的情侣。 家里这边本来就没啥好玩的,加上两个人都背着背包。去了一家熟悉的餐厅吃了顿丰富的晚餐,我俩去酒店开了一件房间。 进门刚打开空调,放下书包,我便一把抱住秦娟,忽略了她的那声惊呼,把她压在了床上。仔细端详那张精致的脸蛋。精致的五官点缀在完美的瓜子脸上,此刻那双大眼睛正紧闭着,似乎是由于紧张,长长的睫毛抖动不已。美齿轻咬温润的嘴唇,透露出别样的诱惑。 看着看着,我不禁亲了上去。秦娟的嘴唇很润,很有弹性。亲了好一会,我伸出舌头轻轻地撬开贝齿。秦娟的呼吸开始急促,双手紧紧地把我抱住,舌头近似疯狂的和我缠绕在一起。只一会会我们便出汗了。 秦娟今天上身是一件黑色露肩的蕾丝短袖,近一半是透明的蕾丝花边,全靠里面的黑色裹胸遮掩春光,散发着诱惑的气息。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裙。 我抬头仔细看了看秦娟,有点难以置信,这实在疯狂了。她也正睁开眼,我俩就那么盯着看。为了证明我不是在做梦,我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嘴唇,秦娟疯狂的回应。我俩吸着,缠着。她紧紧搂着我的背,配合着我,在我背上抚摸。 不知不觉的,我的手伸入了短裙中,在秘密花园附近徘回。隔着丝质的短裤,我开始抚摸小MM。顺着鼓鼓的阴阜,我摸到了一粒小米粒,开始轻轻地揉搓。揉搓了一会,我转战阴道,不停的用中指在门前挑逗着,摩擦着阴唇。秦娟已经忘记了接吻,闭着眼睛忘情的喘着粗气,不停的扭动身体。 不一会,下面便已洪水泛滥。 我的右手也没有闲着,摸向了秦娟的胸部。手一碰到胸部我便觉得不对劲,怎么这么软?罩罩呢? 我一脸狐疑的看着秦娟“罩罩咧?” 她好不容易回味回来,红着脸说“太麻烦了,没戴。裹胸一样的么。” 秦娟的胸部不小,但不是胸器,堪堪一只手能掌控。但好像由于专门锻炼,胸部特别坚挺,不像有些AV女优似的,很大,但似两坨烂肉挂在胸前。 隔着衣服揉搓那两个坚挺的馒头,慢慢的,胸前的那两点突起便很明显了,变得硬挺。 于是我迫不及待的脱了那件蕾丝短袖,刚把裹胸往下拉,那两个挣脱了牢笼的肉球便弹了出来。好家伙,真挺! 低头把那两点红豆挨个含了一遍,还轻轻的咬了咬,引起小妮子的一阵娇呼。我向下吻去,舌头划过秦娟紧实的肚子。肚皮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,隐隐可感觉到运动练出的腹肌。当然不是棱角分明的那种,只是腹部两侧有些隐约的肌肉线条,显得很健康。 轻轻用牙齿拉扯了一下短裙,用手褪去已经湿透的内裤,秦娟最隐秘的地方便完全显露在了我的眼前。我吹了口气,稀稀疏疏的几根软软的阴毛随风摇曳,粉红色的阴唇,没有什么色素沉淀,滴滴的淫水点缀在上面很是诱人。 用鼻子嗅嗅了,没什么气味,连腥味都没有。忍不住轻轻亲了一口,秦娟又是一阵颤抖。我开始埋头苦干,忽而吸,忽而舔。这可苦坏了小妮子,嘴里不停“嗯~~嗯~~”的哼着,整个人开始扭起来,一双手,一下子推我,一下子拉我。 这时我的弟弟已经坚硬如铁,于是我索性脱去了衣服裤子。像只狮子一样,慢慢的爬到秦娟的身上,秦娟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我的临幸。 不知怎么的,我俩像做过了么多次的情侣一样,极富默契。手放到她大腿根部,轻轻向外一拨,她便会意,将分开。两只手顺着那双细长雪白的退一点点向下摸,顺势将腿抬起来,分成了M形。 小妮子下面早已湿的一塌糊涂,我也不看,只凭着感觉挺着弟弟乱戳。只是顶的第一下,弟弟便自动追踪到了湿哒哒的小MM,腰身一挺。只听秦娟“啊!”的一声轻呼,眉头皱在了一起,煞是好看。而弟弟也是感觉到了一阵很温暖紧实的感觉。 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,小妮子抓着我的双臂,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哼哼,头左右乱晃。一开始是缓缓地抽送。慢慢的我开始加大了抽送的力度,且慢慢加快。秦娟发出了“嗯…嗯…啊…啊…”的声音,而且越来越大。 我很俗的问“怎么样,舒服吗?” 秦娟似乎是毫无自觉的点着头,“恩恩…恩…啊…舒服死了…舒服死了…啊!” 这向来就是给耕耘的男人最好的奖励,于是我更用力的抽送,次次都是一插到底,发出了一声声响亮的啪啪啪的声音。“舒服吗?” 秦娟说不出完整的话了“恩…恩啊…舒…舒服…服。” 说着歪在一边的头嘴里竟然控制不住的流出了口水。我把手指塞进了她的嘴巴里,她开始疯狂地吮吸我的手指。 抽插了5分钟后,我停了下来。拍拍秦娟的屁股,示意她转过身来。秦娟听话的翻过身来,一个白花花的屁股在我眼前晃悠。我这才想起来,秦娟是念舞蹈的,还是跳拉丁的,屁股特别的翘。手抚摸过圆浑的屁股,成U形的背,摸上那对坚挺的乳房,用力的捏了两把,引起美人一阵痛呼。 提枪上马,每一次都顶在了最里面。秦娟原本还能勉强用手支撑身体,后来索性把头放在了床上,白花花的屁股撅的高高的,接受长枪的冲击。我单跪在秦娟身后,弟弟正好顶到妹妹,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抽送,每插一下都整根拔出来,在菊花上蹭一下,然后又跐溜的一下猛插到阴道里。这个动作做的很慢,很仔细,每次深入阴道的时候秦娟总会发出一声“嗯~”的鼻音,很享受的样子。我一边抚摸着秦娟坚挺的乳房,一边这样抽插着,乐此不疲,也很享受。 渐渐地我又开始加快,加大了力度,努力的把弟弟往淫穴里送,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充斥着响亮的啪啪啪的声音。 秦娟好像有些受不了了,手伸到后面来,扯着我的手哀求“不…啊…不要啊啊…不要…不…不要了…啊啊…” 我没停下动作,故意问“什么不要了?这样不爽吗?” “啊…啊…太…太爽了…太刺…激了…受不了…啊…了”秦娟已经语无伦次了。 那样其实挺累的,于是我调整了下姿势,自己跪坐在床上,手拉着秦娟纤细的腰,把她的屁股向后拉了过来,她还是跪在床上,向前趴着。这样抽送了两下,感觉不给力。手开始向上摸,慢慢的把她扶了起来。就像观音坐莲那样,只不过这会我是在观音的后面。秦娟不愧是跳拉丁舞的,屁股翘的很。浑圆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腹,那根肉棒在淫穴里使劲的乱搅。 秦娟已经被欲望冲破了理智,一头长发散在脑后,腰肢在不停的扭动,配合着我的抽送。我闻着长发的清香,不停的抽插乱搅。手也没停着,在小妮子的胸前不停的使劲揉搓。 突然,秦娟绷紧了身子,整个人都抖了起来,腰肢开始不自觉的疯狂扭动。小穴也是开始有规律的大力收缩,我知道这是她到高潮了,抱紧了她更用力的向前顶去。秦娟痉挛了一会儿,便无力的瘫了下去。 “怎么样?还要不要?”我有些累了,气喘着问秦娟。 秦娟还在回味,没搭理我。我推了她一下,她才慵懒的回过头来,痴痴地说“恩恩,太爽了。” “那就继续。”我邪邪的笑了。 我将她平放放在了床上,抬起她的两条腿,架在了我的肩上。看着那两条雪白细长的腿,我不禁来回抚摸,又忍不住亲了两口。雪白的长腿引起了我的战斗欲望。我再度将依然坚挺的弟弟哧的一声塞进了正在一张一合的蜜穴。虚脱了的秦娟已经发不出什么叫声了,只是低声的哼着。 突然交合处发出了像放屁一样的声音,噗噗~秦娟羞得用手遮了脸。 犹抱琵琶半遮面是最勾引人的,我顿时兽性大发,抱着秦娟的腿就是一顿狂操。我的肚子和秦娟的大腿撞击在一起,每次都会发出啪的一声巨响。 “啊…恩啊…啊…恩…啊啊”秦娟的声音已经沙哑,咿咿呀呀的像是在诉说很凄凉的故事。“啊啊…老公啊…啊…我啊…受不了了啊…啊…老…公快点” “恩,马上就好了。老婆爽不爽?” “爽爽…恩…恩…爽…” 将秦娟的腿放下,自然的成了M形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像做俯卧撑那样,两只手撑着,以取得最大的抽送幅度。当耻骨和耻骨大力撞击的那一刹那,我觉得我都快插到她的子宫里去了。太爽了!啪!啪!啪!快速抽送而每次都猛地一插到底,掷地有声,直至花心。我都不受控制的的流下了口水。口水有些滴进了秦娟正在嘶声呐喊的嘴里,有些滴在了她的脸上。 好淫荡的画面!我觉得我快要来了! 我整个人压到了秦娟的身上,用力的抱着她的头,进行了最后的冲刺。秦娟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腰肢,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,嘴里大声地嘶吼“啊~啊…啊!”随着秦娟的痉挛,我几番抽插后把我的亿万子孙射在了她的蜜穴里面。